您现在的位置 >> 首页 >> 观察思考

Ovum分析师:2G退网潮与5G无关 运营商应根据用户做决策

作者:乐思 来源:C114中国通信网 日期:2017年04月10日 09:31

日前,新加坡正式宣布2G退网。实际上,截至目前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多家运营商关闭了2G网络服务,涉及日本、韩国、美国、加拿大、澳大利亚、泰国、新西兰、厄瓜多尔和我国澳门等。同时,国内的三大运营商都将2G频谱重耕工作提上日程。

不少人推测认为,2G退网为了给5G腾出频谱。但是对于这一看法,Ovum5G课题分析师 Daryl Schoolar显然并不认同,他表示,2G甚至是3G的命运都与5G的关系不大。2G和3G投资与LTE的状况有关。2G和3G频谱重耕已经在需要更多LTE频谱的市场中进行。

“因此,运营商关于重耕哪些频谱的决策由现有用户群的想法驱动,比如采用2G的IoT用户数量,预付费与后付费用户对比,手机成本,以及话音和数据混合流量。” Daryl指出。

运营商在5G未授权频段上大有可为

无论是2G退网,还是5G建设,总是脱离不了对频谱的关注。没有频段就如同纸上谈兵。5G频谱包括高频段和低频段频谱,以及授权、未授权和共享频谱。然而,Daryl透露,在2019年的WRTC19之前,5G官方频谱将不会被决定,但Ovum认为运营商不会等待。随着频谱资源日渐稀缺,运营商将可以在未授权频段上大有可为。

5G的频谱特点是频段越高、容量越大、范围越小。5G承诺的高速度来自6GHz以上更大的频谱信道;但是毫米波频谱存在问题:一是非移动性、二是范围有限,网络覆盖范围很小但是易受干扰。基于供应商的讨论,Ovum认为在2025年之前5G新无线电(NR)不可用于传统移动频段,TDD目前的5G NR仅仅是时分双工。针对5G提出的大规模MIMO(64×64)不可用于频分双工低频段,因为低频段拥有更少的容量/更小的信道,因此将不会拥有5G高频段的速度性能。而LTE-Advanced Pro可能最终成为低移动频段的5G。

另外,在标准化方面,5G NR标准化将分为两个阶段,首先针对固定的独立5G,以及针对非独立的5G。在非独立方面,LTE将作为控制平面,5G针对数据。LTE和5G可以利用自身的RAN和核心网作为独立的网络运行。非独立NR 5G的第一阶段如今加速到2017年底或2018年初。5G的商用部署加速到2018年底或2019年初。并将通过不同的部署选项分类。

Daryl表示,LTE和5G能够共享同一个核心网-EPC或者NextGen。控制平面为LTE或5G,LTE或5G作为用户/数据平面中的容量提升方式。当无线电作为容量提升方式时,它可以被回连到核心网或直接连接其它“G”无线电。

但是,目前3GPP还没有决定它将支持哪个架构;事实上,其正在考虑11个不同的选项,核心网需要被虚拟化并支持网络切片。5G运营商也需要在充分利用5G前开始进行网络转型/虚拟化。

美中日韩将最先拥有5G网络

目前,全球运营商在5G方面都抓紧时间开展工作。Daryl介绍,从大体上来看,早期5G部署与早期的LTE部署类似,韩国、日本和美国等地区预计将最先拥有5G网络,但是中国是个例外,因为中国将成为最早一批拥有5G的市场,但并不是最早的LTE市场之一。

早期备受瞩目的部署与日本和韩国奥运会,澳大利亚英联邦运动会和卡尔塔世界杯等大事件有关,在美国,运营商除非收到任何大事件的驱动,而是希望使用5G来利用固定网络宽带,从而创造新的收入机会。

目前,AT&T和Verizon都拥有固定宽带服务,固定无线接入可以拓展那些服务的覆盖范围。T-Mobile和Sprint目前没有显示出对固定无线接入的兴趣,并且正等待着针对移动服务来使用5G。

在中东和非洲地区,公众对5G的兴趣目前来自巴林、卡特尔和阿联酋。Ovum预测一直到2021年非洲都不会出现5G用户,整个非洲在移动宽带方面落后于世界其它地区,因此非洲早期对5G没有兴趣不足为奇。


打印本文章】【返回首页】(本篇文章阅读次数 8073)
中国无线电管理微信公众号上线啦,欢迎扫码关注